《请尊重一个姑娘的努力》读书笔记

不是我不相信钱的美好,只是我不期待用依赖一个男人的形式,来实现生活的各种可能。

大多数时候,一个没长到倾城的普通姑娘,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中生存,还是应该相信有收入才有尊严。

没有人不热爱奢侈的生活,可是至少该先拥有一个与之相称的灵魂,当人们都在对郭晶晶高攀霍启刚冷嘲热讽时,她只说了一句“他是首富我是冠军”,就击败了所有的流言。

很多人不理解,女孩子那么努力,最后不还是要回一座平凡的城,打一份平凡的工,嫁作人妇,洗衣煮饭,相夫教子,何苦折腾?我想,我们的坚持是为了,就算最终跌入烦琐,洗尽铅华,同样的工作,却有不一样的心境,同样的家庭,却有不一样的情调,同样的后代,却有不一样的素养。

别误会,我并不留恋着一穷二白的日子,我和所有的姑娘一样,也非常向往美好的生活。我想有足够的金钱,也想拥有自由与爱情,可是在我对生活提出很多很多要求前,我想先对自己有要求。一个姑娘,只有努力,手中才握有筹码。

看《搭车去柏林》,谷岳穿越了几个国家,结尾出现意味深长的那句话,“如果你真的想做一件事,全世界都会帮助你”。

我不甘心浪费时间,大多抱着一本书。只要遇到值得学习的东西,就记在读书笔记上。几年不碰书的同事,表现出十分的不解,“都从学校毕业那么久了,还有必要学习吗”?没有人知道,我的车里,长久地放着一个纸箱,每去一次图书馆,就把箱子装满。

你瞧,我也并没有多么幸运。是在写到第八本读书笔记,各式的本子码成厚厚的一排,日记本每天都有书写的痕迹,博客上勤奋地定期更新,才有出版社找到我,和我讲:“我们一起合作出版一本书怎么样?”后来有人问起我:“你是怎么抓住这个机会的?”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我所做的,只是在等待这个机会的时候用力去写。当这一切来临的时候,我可以确定,自己能配得上那份梦想。

到现在为止,我还在过着早晨六点去健身房,七点回家写作,八点半又出门上班的日子。晚上在台灯前看书,休息日写读书笔记,是因为一直相信那句话。你不能决定太阳几点升起,但可以决定自己几点起床。你不能控制生命的长度,但可以增加生命的宽度。不必羡慕别人的成功,那些风光,不过因为他们在你看不见的时候,流下了你想象不到的汗水。

对于很多问题,我都无法给出一个确定的解答。我只是知道,我想要一种未来,和美好有关,而美好的人生,从来都不会降临在稀薄的生命里,我能够做的,只是别让生活太冷清。

我喜欢热闹的生活,在灵魂里沸腾起来的声音,仿佛一种欣欣向荣的预言,听起来特别踏实温暖。

你会发现,努力的意义,并不仅仅是为了金钱和名誉,最重要的是,它让你认清自己,让你看见原来自己还有这样的一面——可以跨越重重的荆棘,可以爆发出巨大的潜能,可以没有听从命运的安排,也成了这么好的人。

姑娘,请补偿那些对不起自己的日子,重生是一个坚强又优美的动作,你会发现爱自己比爱别人更容易也更值得。

于是我容忍自己发着高烧还依旧强撑着走在冰天雪地中去买药的日子,也可以接受他从不在公共场合和我拉手拥抱的尴尬,我也甚至默许了他在我面前和不同的女生在QQ里欢畅地暧昧着。因为我腿粗,成绩差,不是富二代,又不懂纳兰性德,我自卑地觉得自己不应该拥有那么好的爱。

二十岁之后,开始学会敬畏生命,感悟它的顽强,也更加领悟其脆弱的那一面。如果上天决定不给我明天,那我只能把今天过得好一点。

可是几个月后,她哭丧着脸,一副对生活丧尽了热情的模样,和我抱怨:“姐姐,这儿真无聊。”

她感慨抱怨的无聊,是下午五点钟就关门的商场,每周六才有一次糊弄鬼佬的夜市,洋人寄宿家庭每天晚上做的一成不变的西餐,没有车哪儿也去不了的困难。她开始深深地怀念国内的火锅、大盘鸡和步行街、凌晨一点还喧闹着的烧烤街,还有甩开膀子喝啤酒吹牛逼的东北汉子。她说:“姐姐,我真的太想回国了,国内同学每天都给我传照片,特别有趣。”

后来她真的回了国,可以享尽一切惦念的美味,可是半年后,她在微信上和我说:“姐姐,国内上学特别累,我太怀念在新西兰读书的日子了。”

十年前坐在电视前看英文栏目,听主持人讲她的留学生活。她说初到国外的时候,英文不好,每天背着书包低着头,过两点一线的日子。有一天在路上遇见一个洋人,问她xx街怎么走,她知道那条街在不远的地方,懊恼不会用英文表达,硬是默默走在前面,把洋人带到了目的地。洋人看着这个友好却沉默的中国女孩,感激地讲:“Thank you!”她摆摆手,想说“You are welcome”,心里一紧张,嘴里飞快地回应着,“Very much”!

可是当我在备课之余,到别的教室向讲课的老师学习授课技巧时,竟然发现那些简单的英文会被赋予如此可怕又错误的发音。这些拿着教鞭、心不在焉的老师们,大多是补习机构从社会上招聘来的自由职业者,没经过任何英文等级的考评,水平极为业余。闷热的教室里,七八岁的孩子们,眼睛里盛满对知识的渴望,一个个摇头晃脑地重复着老师的错误,而坐在最后排陪读的家长们,拿着本子把一个一个字母小心翼翼地写下来,眼里是那么的信任。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华人老板经营的咖啡馆做服务生。咖啡馆地处热闹的商场入口,不管晴天雨天永远顾客满盈,阔气又精致的店里只有两三个和我一样年纪的女孩招呼顾客,每天从早上八点忙到下午五点,中午只有十五分钟吃饭时间,而老板娘付给我们的薪水,却只是法定最低工资的一半。

在她临终前录制的一个视频中,她说:“我的病就是在我那段极度郁闷的时期得的,在你特别郁闷的时候,它一定会找一个出处,要么身体出现问题,要么精神出现问题,所以人一定要想开点儿。世上的事情,除了生死,都是小事儿!想说什么就别藏在心里,想做什么就去做,不要等到真的没了机会再去表达和实现。人,活着就是一种心情!”

大爷常常对我讲:“姑娘啊,原来大爷来这儿买菜,一买都要买上一个钟头,都没有人肯理我呀……”因为这份感激,大爷待我如孙女一般,把家里的闲置自行车拿给我骑,时常在下午来超市把糖豆塞在我手里,过年时邀我去家里吃饺子,和他的儿女子孙聚在一起……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老人,能在失去联系的几年后依旧记得“没良心”的我。我的眼睛湿湿的,这是何等的幸运。

我曾经读过亦舒的一段话,爱一个人,老觉得他笨,非得处处照顾他不可,而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肯定他是聪明伶俐,占尽便宜,不劳任何人操心。这是一段有关爱情的感言,可我在这段亲情里,也有至深的体会。

几天前妈打来电话,带着惊魂未定的语气:“刚才做了一个梦,吓醒了,梦见你的签证被取消,被一对洋人夫妇送回来,好像是说,你因为没有及时申请签证,被移民局遣返回国……

❤❤点击这里 -> 订阅PAT、蓝桥杯、GPLT天梯赛、LeetCode题解离线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