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盈余》读书笔记

关于互联网给生活与利用人们的认知盈余产生的各种生活变化文章举了很多的例子说明……感觉这些内容只需要只言片语即可明白,不需要这么多例子来论证的……翻来覆去的说就没意思了…… 不过书里面有很多关于哲学以及社会心理学方面的内容,看着甚是喜欢,便摘录了下来:
正常情况下,我们擅长因考虑到他人而调整自己的行为,即使我们所考虑的人并不在场。然而这种能力并非人人都具备。它要求人们搞清楚如何去鼓励互相尊重,平衡与他人利益相悖的自私动机。

行为经济学颠覆了人类总会理性判断价值的观念。实际上,我们并不理智,是“可预见的不理智”。
把这种生产机制称为“基于公地的对等生产”。在这种生产机制中,所有参与者共同拥有和参与工作,地位相同的人共同创造,没有管理阶层的压迫。我们的媒介环境中新增加了上百万名参与者,迅速扩大了这种对等生产的规模和范围。如今,我们在以往市场和管理享有机制优势的大规模生产领域,也可以把这类社会生产作为一种解决办法增加进去,将我们的自由时间集合起来,使用提供这种社会生产机会的媒介,去解决那些有趣的、重要的或是紧急的任务。将我们的自由时间和特殊才能汇聚在一起,共同创造,做有益之事的能力的增强,构成了这个年代巨大的新机遇之一。谁能充分利用这一机遇,谁就能改变人们的行为方式。
基本归因错误(fundamental attribution error):当我们从限制因素方面解释自己的行为的时候,基本归因错误就开始起作用了,我们会把自己的行为解释为当时的环境条件所限制。但我们会将同样的行为归因为别人的性格,把别人所做的行为不当之处解释为他们的性格如此,这就是掉进了基本归因错误。
与人分享一本书、一本杂志或是一双鞋,被经济学家称为“竞争”分享,但是“点燃蜡烛照亮他人者,不会给自己带来黑暗;同样,传播思想,无损于思想的传播者”。即使在完全不耗费成本,或者成本极小的情况下,仍然没有打算帮别人一把的行为可以被称作“恶意”。
首先,数字化资源无需花费任何边际成本就可无限复制;其次,如果分享足够容易,人们会很乐意分享,在同样的情况下,我们一般不愿意表现出恶意;最后,程序软件只是利用正确的激励方式,很好的将前两个原因连接起来。
音乐分享的崛起,不是人们无视法纪造成的社会灾难,也不是一个美丽新时代到来的曙光。它只是通过正确的激励方式,将新的机遇与旧有动机结合起来的产物。只要你做到了这样的结合,你就可以从最基本的方面改变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方式,从简单到如音乐分享,复杂到如公民参与这样的人类行为无一例外。
社会学家们将这类行为叫做正向偏差(positive deviance)。任何群体中都有偏离社会规范、消极行事的人,这些人在和其他社会成员享有相同机会和资源的情况下,依然会从事反社会甚至犯罪行为。而正向偏差是指那些面对同样的限制和挑战,比一般成员表现地更加出色的人。
做某件事的价值在于让你拥有归属感或是慷慨感
由于外界的敌对势力对于群体的团结具有强大的促进作用,所以一些群体会倾向于推崇比较偏执的领导人,他们擅长识别外在的威胁,从而在群体内部形成一种令人愉悦的团结感,无论所谓的威胁是否真是存在。
方式、动机和机会三者的融合,从累积的自由时间这个原材料中,生产出了认知盈余。真正的变化来自于我们认识到了这种盈余所带来的前所未有的机会,或者更确切地说,它带来的前所未有的让我们为彼此创造机会的机会。